流年里那不一样的爱

2010年第18期

【字体:


  小时候的我,任性,胡闹,妄为。打碎了母亲陪嫁的细瓷花瓶,居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母亲说:“不赖我,都是咱家那只淘气的猫,追捉一只绒线球球,把花瓶打碎了。”

  一脸无辜的我,努力做出平静的样子,尽可能地博得母亲最大的信任。谁知母亲并不上当,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:“你是不是去花瓶里拿妈妈的零钱,把花瓶打碎了?”事实面前,我仍然抵赖,强硬到底:“不是我,不是我,我没有拿。”母亲看着如此耍赖的我,宽容地笑了笑,不了了之。

  想吃母亲做的手擀面时,我居然跟母亲装病,躺在床上拒绝吃喝。母亲把手覆在我的额头上摸了一下,问: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我有气无力地说:“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作文与考试·初中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