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我真难为他了

2017年第14期

【字体:


  我分明看到,我与父亲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。

  很多时候,我很讨厌他的沉默。古话说,沉默是金。但沉默的次数多了,他就像一只沉默的“羔羊”,无法与我这个人类交流。

  我们是数学世界里的平行线,绝少相交的可能;我们是物理中的绝缘体,似乎没有沟通的希望。

  父亲今年四十岁,因为工作的原因总是早出晚归,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朦朦胧胧的,大多数时候是沉默,夹杂着一些争吵和几丝温情。

  我对他最多的记忆是张着嘴巴打呼噜的模样,除此之外便是逢年过节打打牌。对了,他还有个爱好,就是爱挑我的刺。只有这个时候,他才一改沉默的形象,带着辩论家的气焰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作文与考试·初中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